我望见了你街头卖唱的身影

发表时间:2019/1/3  作者:灵动天下  浏览次数:533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        爸爸:

    今天,是我走进清华大学的第一天;今晚,是我在新生宿舍楼将要度过的第一个夜晚。此时此刻,窗外树影婆娑,月光如水,两凉的晚风带着一股扑鼻的清香从窗外吹近来,给人的感觉惬意极!要是有好心情的人遇到这样的夜晚,而这样的夜晚又恰恰出现在金榜题名之时,没准回弹上一支曲子,哼上一段流行歌曲,抑或触景生情,洋洋洒洒写上一首抒情的长诗。

而您的儿子与这样的时刻却全然没有这个雅兴,眼下我最想干的,就是坐在这空荡荡的宿舍楼里给您写信,因为,您那佝偻的身影此刻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灵空间,因为透过清华园的暮霭,我分明看到了您街头卖唱的身影……

爸爸,趁着同学们还都没来报到,我要字在今晚把积压在心头多年的溯源向您一表无余,尽管这封信我根本没准备寄给您,但我一定要写,因为我年轻的胸膛几乎再业承受不了您那天高地厚般的父爱了,我必须让它洋溢出来,不然,我无法成眠。

爸爸,不瞒您说,我小的时候,曾不止一次地埋怨过湖北乡村那个贫穷的家,埋怨过您为什么不像有的父亲那样给儿子一个幸福的童年,甚至把多病的您和痴呆的妈妈视为自己生命历程的一个屈辱,不愿让您带着妈妈去看我。虽然那时我只有八九岁,但至今回忆起来,已成为大学生的我依然不能原谅自己。

人人都说,孩提的岁月是牧歌,而我却在本该唱牧歌的时候无奈的唱起了“少年《离骚》”。在我们家的日子一次次遭遇“欲渡黄河冰塞川”的时候,我曾在心底一次次的哀叹“行路难,难于上青天!”这,也许是我当时埋怨自己生不逢“家”的主要原因。所幸的是,这个怨结没有持续到小学毕业,便在您博大无私的父爱的穷奖里溶化了。当我稍稍长大了一点,知道您是在怎样的心灵和肉体的双重煎熬下咬牙供我读书的时候,我胸中的那股哀怨顿时变成了不尽的感动。

爸爸,在我们这个贫寒的家中,您是最辛苦的一个,由于妈妈痴呆,在我和妹妹出生之后您不得不又当爹又当娘,里里外外全靠您一个人张罗。家里的八亩田全靠您一个人种,我和妹妹及妈妈的生活全靠您料理,我们兄妹俩的学费全靠您挤牙缝供给。您就像一头超载的老牛,年年月月,日日夜夜,只知负重前行,而从未打算喘息片刻。终于,在我十三岁那年,您病倒了,病得很重很重。您本来就有严重的类风湿,加上几天的高烧不退,您整个人似乎一下子全垮了。一连好几天,您昏昏欲睡,不吃不喝,罪戾反复说着一句话:“小伟,我不行了,你就是挨门讨饭,也不能停学,不然,爸爸死了也合不上眼呀!”这时,我切切实实感到了平生以来最大的恐惧,记得我当时抱着您的头,拼命的哭喊:“爸爸,您不能走啊,您千万不能走!”说着,我冲到院子里举起双手对着苍天内高喊:“老天爷,别夺去我的爸爸,爸爸曾说过一定要亲自送我上大学的,我一定要让爸爸的愿望实现,一定要考上全国最好的大学!”也许,我的哭感动了天地,几天之后,您奇迹般的知道喊饿了。这时,我是多么想弄一些好吃的啊!可是,家里什么也没有,我只好到邻居家借了两个鸡蛋,您居然不舍得吃下去,非逼着我和妹妹分吃了一个不行。第二天,有人问我:“你爸爸还说胡话吗?”当时我虽然嘴上没回答,心里却陡生几分气恼,我在心里说:“谁说我爸爸说的是胡话,他在病危的时候还念念不忘我的学习,他是天底下最明事理的爸爸。”

这一天,您刚一退烧,就要挣扎着下地干活,然而,那严重的类风湿却使您接连几次站其俩又倒下。当时正值麦收季节,您急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为了让您安心养病,小小年纪的我学着大人的模样一拍胸脯:“爸爸放心,拉麦子的事包在我身上。”这一年,十三 岁的我和八岁的妹妹硬是咬着牙拉完了五亩的麦子。我清楚的记得,当卸下最后一车麦子的时候,我一头栽倒在地上,不吃不喝睡了整整两天,好象死过去了一样!这两天,爸爸您日夜守侯在我身边,用您那满是老茧的手一遍遍抚摩着我满是血口子的胸脯,止不住的泪水“扑扑嗒嗒”滴在我的脸上和手上。爸爸,您知道吗?这时我其实是醒的,在您的双眼流泪的时候,我的心却在流血——不是为自己不幸的童年哀叹,而是在为您而悲伤。因为通过这一次超负荷的体力支出,我真正体验到了“累”的滋味,由此我想到,我那浑身是病的爸爸恰恰正在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地超负荷的支出,爸爸你怎么受的了啊!我累极的时候,还可以不管不顾的大睡两天,可爸爸在累的时候,却仍然得拄着拐杖负重前行。苦命的爸爸,您这么多年就好似在这样的苦滋味中走过来的吗?

贝多芬说过一句话:“卓越人的一大优点,就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”爸爸,您知道吗?当我第一次读到贝多芬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眼前浮现的是您的身影。在您 与痴呆的妈妈组成家庭之后,您又一次迎来了世人的蔑视和嘲讽。可您无怨无悔,用一颗真诚的心面对神志不清的妈妈,竭尽全力为妈妈治病。尤其另我感动的是,在我和妹妹相继出生之后,这个家实际上已成为压在您心上的一座大山,尽管我们家前些年一直是吃着窝窝头蘸盐水走过来的,然而这低得可怜的生活水平却仍然需要您殚精竭虑才保的住。可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您还坚持让我和妹妹读书。有好几次,乡邻劝您说:“乡下学校出不了状元,就让两个孩子早点下学帮你干活吧!”每当这时,您便显得异常的严肃,您回答说:“谁说乡里的中学出不了状元,毛主席还是在山沟沟里读的书呢。”无疑,您的话换来的至于嘲笑和讽刺。我曾亲耳听人说您是“癞蛤蟆鼓足肚皮,想充当牛皮大鼓”。自从听了这个话,我就暗暗下决心:一定让穷乡村的中学里出状元,让我可怜的爸爸书信的笑一次!

于是,我卧薪尝胆,面壁苦读,不论大考小考总考全年级第一,在初三那年,我满怀信心的报名参加了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。那时,单纯的我只想在考场上与城市里的孩子一比高低,可我哪里能想到,因为这次竞赛,又让您受尽了屈辱。为了凑够到武汉参加短期培训班的路费和辅导费,您拉着我的手,挨家挨户叫门,用颤抖的声音求告着对方:“您行行哈吧,借给孩子几块钱的路费,您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忘!”可是,您谦恭的笑脸迎来的不是婉转的拒绝便市冷言冷语的抢白。一次,我记得在一户人家门前站了好久,人家才从屋里出来,您刚开口说话,对方就毫不留情的说:“我说老王呀,你也太宠这孩子了,任着他折腾,你见过几个傻子生的孩子能竞赛得上奖的?”说罢,又面向我“教训”一番:“你这孩子,你家穷成这样,你还在这里折腾什么竞赛,真不懂事!”听着对方的话,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,怎么擦也擦不干。这一个下午,我们跑了十几户才勉强借到20元钱。回到家里,望着双手抱着头苦苦思索的您,我心如刀绞,于是,我对您说:“爸爸,我不愿参加竞赛了。”不料,这时您猛地抬起头来,瞪大眼睛训我道:“没出息,这两句话就受不了啦?人家韩信是大将军,还受过胯下之辱呢。咱这村借不出来,我明天到外村借去,我就认定一个理儿,没有过不去的鬼门关!”第二天,您在坏里揣了两个馍,独自一个人出发了。这一天您一连跑了三个村子,才借到六十块钱。第三天有一 大早您又悄没声地上路了。为凑沟200元的费用,您早出晚归,整整奔波了一个星期!当您 把这200元钱放到我手里的时候,我再也忍不住了。我一头扑在您的怀里,哭着说:“爸爸,要是这次竞赛得不上奖,您罚我跪三天别起来!”这时,您却笑了,抚摩着我的头说:“傻孩子,那奖能是说得就能得的?得不上,爸不怪你,全当练练趟儿,只要你有这个志气就好。”听了您的这番话,我感动得心儿颤颤的。此时,一股抑制不住的自豪感涌上心头:我有一个天底下最好的爸爸!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意志坚强而又深明事理的爸爸,我才得以比那些中途辍学的儿童幸福一百倍!

两个月过后,我得了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,被国家教委选拔到北京理科实验班重点培养。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您的时候,您先是高兴的哭了,接着又笑了,再接着就是长时间的发呆。我知道,您又为我上学的费用愁上了!初到北京,要求最少带3000元,可我们家当时连三块钱也拿不出来了。为此,您愁的几天几夜吃不下,睡不着,全家人也陪着您犯愁。然而,您没有让这样的愁绪延续多久,便自称有了办法。有一天早晨,您高兴的把我晃醒,两眼分明透出孩子般的惊喜。“小伟,爸爸有办法了,我小时侯跟人学过二胡,还学过几个古戏的段子,我到大城市卖唱去!”我翻身坐起来,一把拉住您的手,哭着说:“爸爸,为了我上学,逼得您街头卖唱,饿哦对不起您啊!”1996年8月底,我带着您卖唱的100块钱上路了。临走的那天,乡里中学动用几个班的学生敲锣打鼓为我送行,我胸前带着大红花,走在欢送队伍的最前头,您被着行李,走在我的身旁,脸上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容。然而,这笑容在您脸上只轻轻一掠,旋即便消失了。您望着我的两只脚,不无惭愧的说:“小伟,你是好样的,为爸挣得了脸面,可爸却不中用,让你临上北京时连一双新鞋都穿不上。你嚷我一顿吧,这样我心里好受点。”

爸爸,我知道您这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,在临行的前一天晚上,您自己在床上扒拉了半个小时,也没为我找到一双完整的鞋,无奈,我只好穿邻居一双拖鞋上路了。我所谓的“行李”,里面也只有一个既没有里也没有面的破被套。可是,这一切怎么能怪您呢?您已为儿子上学竭尽全力,我只有感动的份儿,怎么还能再去埋怨您呢?

到了北京,班主任老师考虑大批咱家的困难,把我的学费,书费和被褥费全免了,除此之外,又对我“法外开恩”,让我每顿交一块钱随便吃。尽管如此,这种无法再降的伙食开支,家里依然支付不起。初到北京的两个月,我与您完全失去了联系,后来小妹的来信中才知道,您把我送到学校,便到南方的城市去卖唱去了。在第三个月,我接到了您寄来的150块钱。捏着那150块钱的汇款单,我哭了。透过模糊的泪眼,我似乎望见您在寒风料峭的南京街头卖唱,似乎望见您陪着笑脸把烂瓦罐里那一堆硬币换成大票给我寄来。我把那张汇款单贴在面颊上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。我在心里一遍遍呼唤着您:“爸爸,出门流浪苦上加苦,您要多保重啊!”

我在理科实验班提前一年完成了高中的课程,便被免试送到清华大学化学系82班读书。暑假回来,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您的时候,您又一次展颜欢笑了。您心地实在,语言木讷,从不会用恰当的语言表达自己的苦愁悲乐,只有您的儿子最清楚,您这次的笑,是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次。

爸爸,实话告诉您,我到首都以后,曾不止一次地遇到过鄙视的目光,然而,我没有气馁,因为您早已为儿子作出了样板。在最困难的日子里,您从来没被伤感的泪水软化意志,没让生活的艰涩凝滞跋涉的步伐,您以瘦弱的双肩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,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意志和毅力支撑着一双儿女的学业。由于您的坚韧不拔和百折不挠,我那美好的求学梦才没有被现实的风吹散。爸爸,您虽然衣衫蓝缕形容憔悴且又停不直胸脯,然而在儿子眼里,您是世界上最漂亮最伟岸的男子汉!您站着是供儿子依靠的一座大山,倒下是供儿子奔跑的一条路基。十几年来,我就在您用贫血的躯体为儿子铺成的路基上奔跑——走出四面漏风的茅屋,来到依然破旧的小学课堂,走出四面封闭的乡村中学,来到国人仰慕的清华学堂。爸爸,儿子这一串脚窝踩过来,您一定感到很疼很疼吧?我知道,您一直咬牙坚持,因为我分明听到您 那粗重的喘息,分明看到了您那交织着汗水也泪水的面庞上的抽搐……

苦难使人坚强,劣势催人奋起。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,这是至理名言。爸爸,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家的苦日子所带给我的是一闭可观的财富,它不仅练就了我一副壮实的身材,而且砥砺了我的意志,磨练了我遇事不服输的性格。单从这一点上说,那些在蜜糖水里泡大的孩子与我比起来,是一个损失。有位叫乔希·比林斯的名人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生活并不在与你拿到多少好牌,而在于你必须打出手中所有的牌。”清华园里,人才济济,不管你来自贫困的山村还是来自繁华的城市,不管你穿的是妈妈织的粗布衣衫还是穿着“皮尔卡丹”,更不管你腰里带没带BP机和大哥大,在知识面前,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。一个人的价值,不在于他有一个怎样显赫的家庭,也不在于他有重权在握的父母,而在于他今天拥有多少知识,明天将为国家窗在多少财富。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人,并不具备最佳条件,也失去了最佳机遇,但却用最佳精神创造了最佳成绩。与别人比起来,我属于那种不具备最佳条件但却抓住了最佳机遇的人,既然如此,那我就一定要用最佳精神创造出最佳成绩。

爸爸,我们家买不起电视机,您至今有也许没有看过一次电视。您学过一些古戏的段子,只会说“天下大事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,却不清楚“当今世界,不进则退,退则必亡”的道理,那就让儿子为您“辟讲”几句吧。今天的社会,科技高速发展,信息快速更替,我们发展科技的步伐稍一放慢,就意味着倒退,而一个倒退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。历史在20世纪的碑碣上不止一次的刻下了一个被实践证实的真理——落后就要挨打。我们的民族曾领先于世界民族之林,这就是至今被国人津津乐道的四大发明。不错,四大发明是我们的骄傲,但也是我们的包袱,包袱背的久了,路就走得慢了。我永远也忘不了来到北京后,历史课上老师让我们思考的两个“为什么”——我们发明了天下第一张纸,可为什么在那上面签定了那么多屈辱的条约?我们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撮火药,可为什么眼睁睁看着侵略者的大炮轰击我们的国门?这两个硕大的问号像两把重锤,敲击着学子们的心灵。其实,岂止莘莘学子?国人若都能反思一下这个问题,恐怕“不愿做奴隶”的炎黄子孙就会“人心齐,泰山移”了。

好了,该说说自己了。前天,当我挎着书包离开家门的时候,我是多么希望您能出现在我的面前啊,然而,您当时还在广州街头卖唱,我只好含着眼泪,面向广州方向深深鞠了三个躬。儿子实现了当初对您的许诺,走进了全国最高学府,然而,儿子深深懂得,“清华”与“成才”之间是不能划等号的。清华园可以传授给我们知识,但却不能保证我们成才,要成才还的靠个人的奋斗和努力。在这里,儿子没有什么必要向您许诺什么保证了因为,您那拉的跑了调的二胡声便是催我奋进的螺号,您那佝偻的身影便是砥砺我成才的硎石。我坚信,哪怕是一双瘦弱的双足,只要不停止追求的步伐,就一定能征服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。在通往科学的殿堂上,台阶一阶高过一级,这里没有捷径,没有秘诀,没有“嘉宾席”和“优惠券”,一切都是“硬碰硬”。收获一成果实,必须撒下一倍百倍的汗珠。爸爸,您的儿子是个从小就不吝惜汗水的人,我会在这块土地上下力气工作的。不久的将来,在我迎来人生的春华秋实、花芳果香的丰收年景时,第一杯庆工酒应首先敬给您——父爱的基督、我可怜、可敬而又可爱的爸爸!

儿子小伟敬上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文章阅读网:www.duanwxue.com ICP备案编号: 闽ICP备19008013号
本站部分图文采自互联网,如有侵犯请联系本站删除,邮箱:1964851819@qq.com